Frédéric Naud

法国当代雕塑家

人类工程只是一个自然的有机过程。

有形艺术

雕塑家弗雷德-瑙德创作的新版当代碳岩石垫雕塑的全貌。

新生物体

超越人类,生命体的复原力

天然的还是化学的?好还是坏?

人已经忘记了他属于众生的世界。自从夏娃的苹果之后,人就从他周围的世界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个独立的实体,一边是原始和自然的东西,另一边是人为和他创造的东西。

然而,人、白蚁或息肉都是生物,能够进行或多或少复杂的有机过程。因此,一个玻璃瓶、一辆卡车、一个核电站、一个白蚁丘或一个珊瑚礁都只是生物过程的结果。

人类工程只是一个自然的有机过程

人类的大脑以及它的所有能力都是自然界进化的结果,它始于数百万年前的蓝细菌,即我们富氧大气的创始人。正是这种性质给了我们能力去做我们已经做的和将来要做的一切。

因此,人类所做的一切总是自然的……。

自然和生命的印记

我们可能只是过客,但我们对大自然的印记将在我们之后长期存在。过去五次生命的大规模灭绝,使生命进入我们的生存状态。冰川运动、海洋缺氧、火山大灾变、板块构造、陨石。所有这些所谓的自然现象导致了75%以上的生命消失,为生命的进化和重生创造了机会。我们今天认为是人造的物体或建筑,到那时就只能是人类留下的自然足迹。

我们的物种远不是宇宙的中心,甚至不是毁掉它的那个,我们的物种将只是生命进化的众多贡献者之一。一种积极的、现实的和集体的方式,把我们自己看作是地球上和宇宙中的生命及其历史的一部分而已。

Présentation des oeuvres d'art contemporaines de l'artiste sculpteur Frédéric Naud, dans un environnement naturel
Présentation de la sculpture contemporaine Carbon Rock Side Table de l'artiste Français Fred Naud, dans un cadre naturel

在我们之后,新生物体

如果我们产生的这些数量的碳和我们在地球上经过的痕迹成为新的生命形式、新的物种的沃土,那会怎么样?如果这种黑暗到似乎会导致我们灭绝的元素,成为生命的发光源,那会怎样?

新生物体,在我们之后超越一百万年的进化之旅。什么会从我们的灰烬中崛起?

地球和生命并没有等待人类的灭绝和重生

虽然人类只是刚刚开始意识到他在空间和时间的尺度上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但他的灭绝似乎已经是可能的,甚至是可能的。他对环境造成的损害只有在他的影响似乎不可逆转时才会出现。碳足迹、碳足迹、二氧化碳排放……特别是碳似乎成了最终的参照物,作为衡量人类行动和自身湮灭的标准。但是,在这个关于碳和我们对地球的影响的黑暗视野中,除了我们盲目的自我中心主义之外,这种元素难道不是生命的源泉吗?